当前位置: > 正规的网上买彩票软件 > 正文

歇:常德的春申君墓《芈月传》里的黄

  一张梁颂成教授提供的常德春申君墓老照片,勾起了我对小学同学钱先敏、朱佑华、王彼德、葛文炎、廖启福、孙明海的回忆。他(她)们小时候就住在府坪街(现称民主街)春申君墓的周围,当年他(她)们家里有的开裁缝铺,有的开划粉店、有的开铁匠铺、有的开小卖店。这些70多岁的老人对当年春申君墓的情况再也熟悉不过,至今仍能够如数家珍地讲述墓的过去。

  春申君实名黄歇(?—公元前238年),黔中(常德)人,曾任楚国的令尹(宰相)。他与魏国信陵君魏无忌、赵国平原君赵胜、齐国孟尝君田文并称为战国时期的四公子。《史记·春申君列传》中说他与平原君斗富时,平原君的门客以“为毒瑁簪,刀剑室以珠玉饰之”炫富。而春申君则以“上客皆蹑珠履”争奇斗艳,让平原君派来的门客自惭形秽。当年春申君养三千食客的地方,就在如今的下南门和衣巷子一带,古代称为珠履坊。

  关于春申君之死,司马迁说他有一门客叫李园,李园把妹妹李环献给春申君为妾,李环后来怀有身孕。由于楚考烈王多年无子嗣,李园便向春申君建议,将李环献给楚考烈王为妃。李环生下一对双胞胎,长子熊悍后来被立为太子,李园晋身为国舅与春申君同掌国家的政权。到了公元前238年,楚考烈王去世,李园担心太子熊悍的身世败露,又想乘机除掉春申君。他便抢先进入王宫,在王宫棘门埋伏好刺客。当春申君前去奔丧时,刺客将春申君斩下首级扔在棘门外。李园还派兵到春申君家将其家人满门抄斩。熊悍继位后当了楚幽王,李园当了楚国的令尹。

  最早记载常德有座春申君墓是南宋地理总志《方舆胜览》第三十卷《常德府》。它说:“春申君墓。在开元寺。坊即其故宅。”清嘉庆《常德府志》对此做了注脚:“墓在今府署东辕门外。旧有残碑,字剥落不可读。疑为春申君墓表。”春申君墓在清代进行过好几次修葺,并竖有小碣曰:“楚春申君黄歇之墓”。该志还记载了“乾隆壬辰(1772),知府叶馨尝修砌之,上建鼓亭。三十九年(1774)知府吕又祥立碣,前建小祠。”嘉庆三年(1798),知府胡文铨重修春申君墓时,又记载:“凡墓修之,乃隧葬悬棺。其和方广约五尺,栗色斑驳,似朽非朽,众皆见之,疑为椁也。……四周皆陶甓,每甓长二尺余,宽尺余,厚亦径尺,砌甚坚固,墓门间以大石,修复树碣。”

  关于春申君当年的府邸,后来建成开元寺。它是唐代常德城区内最大的寺庙。曾经撮合唐玄宗与儿媳杨玉环“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大宦官高力士,在他流放被赦回的途中就住在寺中,当听到唐玄宗去世的消息时,他号恸不已,呕血死在寺内。到了明洪武甲辰年(1634),知府马汝舟将开元寺改为府署,这里便成为明、清两代常德府的知府衙门。衙门前的大坪称为府坪,门前的大街称为府坪街。

  关于春申墓,湖南的常德、江苏的苏州、湖北的江夏荆门、安徽的淮南、河南的信阳等7个地方都宣称有春申君墓。其中江苏的苏州曾是春申君的封地治所,湖北江陵曾是楚国的旧都,安徽的淮南也曾是春申君封地,他死在安徽的寿县西(当时是楚国新都寿春),在那里安葬他似乎有可能。至于湖南的常德市。据《中湘四修谱》的记载,黄歇的籍贯是今天的湖南省常德市,其父辈是楚国属国黄的贵族,春申君死后有可能落叶归根安葬在原籍常德。所以清嘉庆《常德府志》说“然此帮(常德)密迩鄢郢(楚都),能禁楚人之不葬于楚地耶?”

  关于春申君墓是否真正葬于常德,常德市文史专家傅启芳、韩隆福、彭其芳、应国斌等先生都在论著中否定了春申君死后葬在常德说法。主要理由是当时楚国已经东迁到新都寿春(安徽省寿县西),它与常德相隔甚远,怎么能将遗体运回常德安葬?至于常德春申君墓是否是一座衣冠冢也值得探讨,因为“”后期挖掘春申墓时,我的这些小学同学们和考古学专家杨启乾先生见证这座墓里什么东西也没有。认为春申君墓是座空冢,可能是后人为纪念春申君而建造。

  民国时期,春申君墓早已斑驳陆离,满目疮痍,四周杂草丛生,鼓亭、小祠早已不见踪影。直到1918年冯玉祥将军进驻常德时,他对春申君墓进行了一次大修整,重新封土竖了碑。并将“楚春申君黄歇之墓”改为“楚春申君墓”碑铭。也就是梁颂成教授提供的春申君墓老照片中墓碑上的那一行阴文朱字。

  春申君墓在1943年常德会战时留下了光辉的印记。当74军57师余程万师长带领100多名官兵撤离阵地时,169团少将团长柴意新服从命令率部掩护余程万撤离。他身中6弹后牺牲在春申君墓的墓旁。他的英勇献身精神是中国军人学习的楷模,他与常德会战中壮烈牺牲的57师5703名抗日将士长眠在“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地下,受到了世代人民群众的敬仰。

  20世纪70年代的“”运动刚刚落幕,春申君墓连同背后那条泥鳅巷全被拆除。在春申君墓原址上建起了一座大楼,大楼的下面是当时很有名气的民主街粮店。那时候,市民的粮油需要用粮油供应本、粮票、油票按计划指标购买。因此这里常见到居民群众拿着“警报袋”、米桶、油壶之类排成长长的队伍等候采购。如今这里新建了一座高楼,高楼下面的三味书屋大门就是楚春申君墓的旧址。现在常德城有纪念春申君的建筑一是从前属于珠履坊的衣巷子,一是下南门处的中国常德诗墙春申阁。春申君墓如今虽然旧迹不再,但它毕竟是常德楚文化曾经有过的标志建筑,它对人们了解和弘扬常德的历史文化很有裨益。

  唐朝大诗人杜牧有诗赞春申君:“烈士思酬国士恩,春申谁与快冤魂。三千宾客总珠履,欲使何人杀李园。”抒发的正是后人对春申君的敬重和对李园小人的鄙视与愤怒。

  最近《芈月传》热播,不少人唏嘘于剧中芈月与黄歇的爱情故事。也有眼尖的常德人发现,这位芈月的初恋就在咱们常德啊!(不过专家提示,芈月与黄歇年龄差距大,不可能相恋。电视剧中黄歇与芈月的初恋应不属实。)关于春申君的籍贯,有文渊阁《四库全书·湖广通志》说他是常德人。关于春申君的府邸,有宋代《方舆胜览》“春申坊即春申君故宅”;明代嘉靖《常德府志》“春申君宅,府开元寺。相传为春申君宅,今入为府第”;清代同治《武陵县志》“府署在珠履坊。相传为春申君馆址”的记载。至于珠履坊,也有明代嘉靖《常德府志》“珠履坊:府治前,由大街出下南门,河街俱是”的记述。由此可知,现在的民主街与和平街交汇的潮流广场就是从前的春申君府邸。而春申阁与步行街之间的衣巷子,相传就是当年“养士三千”的珠履坊中心地段。常德春申阁

  关于春申君的生平事迹,《史记》与清《嘉庆常德府志》都有详细记载。史家对其总的评价是:学识渊博,善于辞令。明智忠信,宽厚爱人。礼贤下士,招揽宾客。辅佐治国,临危不惧,处变不惊,文武双全。

  他年轻时四处拜师游学,博采众长。辩才超群,深得楚顷襄王的赏识。公元前299年,秦兵伐楚,楚军大败,楚怀王不得已入秦求和,被秦昭王强行扣留,最后客死在秦国。公元前298年,顷襄王即位,秦昭王派白起攻楚,先后夺取巫郡(今四川东部)和黔中郡(今湖南、重庆、贵州交界处)。并于前278年攻下楚都鄢郢(今湖北江陵),顷襄王被迫迁都于河南陈县(今淮阳),并急于向秦国求和。前272年,他派黄歇出使秦国。当时秦昭王正派白起在华阳一带大败韩、魏联军,韩、魏只得臣服。接着,秦昭王又下令白起联合韩、魏一同攻楚,正准备出发,恰巧黄歇赶到了秦国。他立即向秦王上书,书曰:秦楚是两大强国,如果秦国执意要攻打楚国,其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韩、魏坐收渔翁之利。与其这样,不如联合楚国攻打韩、魏,必将一举获胜。秦昭王权衡利弊,采纳了黄歇的建议。黄歇兴高采烈地回到楚国。顷襄王随即派他和太子熊完一同到秦国作人质,不料,秦昭王把他们整整扣留了10年。

  前263年,顷襄王得了重病,太子熊完向秦王提出回国探望父亲的请求,秦王不许。黄歇知道熊完与秦国丞相范雎的关系很好,就对范雎说:“顷襄王可能一病不起,如秦王能让熊完回去,他继位后一定会报答秦国的恩情。如不让他回去,楚国必然会另立太子,用以对付秦国,秦楚关系将进一步恶化,熊完在秦国也成了毫无价值的人。”范雎向秦王报告了此意,秦王同意派熊完的师傅回楚国去探听顷襄王的病情,然后再作打算。黄歇时刻为熊完的前途担忧,迫不及待地想要他早日回到楚国去。于是心生一计:让熊完装扮成楚国使臣的车夫,混出关口。自己留在住所不动。并以熊完生病为由,闭门谢客。待熊完的车马远离秦国、无法赶上之后,他再向秦王报告实情,秦王大发雷霆,令其自尽。范雎劝说道:“事已如此,不如顺水推舟,把他放回楚国去,以示秦国亲善。熊完继位之后,必然会重用黄歇,两国的关系从此会大有好转。”秦昭王听了范雎的话,果然把黄歇放回楚国去了。

  三个月之后,顷襄王去世,熊完即位,是为考烈王。任黄歇为令尹(相国),封为“春申君”。与当时的孟尝君、信陵君、平原君一起,合称“战国四公子”。考烈王赐给他淮北十二县地作为他的封地。15年之后,由于淮北与齐国相邻,经常发生战争,他建议把这块地方划给郡守去治理,自己的封地则换到江东去。考烈王同意了。此后,他又奉命领兵救赵,成功地解除了“邯郸之围”;接着,他又率领楚、魏、赵三国联军,一举击败秦军;不久又统兵北伐,顺利地灭亡了鲁国,并任命荀况为兰陵(进山东苍山)县令。

  前242年,齐楚燕赵韩魏六国结成联盟,以考烈王为盟长。由春申君主其事,并任命庞暖为联军主帅,曾一度攻至函谷关(今河南灵宝境内),最后遭到失败。考烈王将其归罪于春申君,从此被冷落。此前,舍人李园为了讨好春申君,把自己的妹妹送给春申君为妾。待其怀孕之后,又把她献给考烈王,说是为楚国传宗接代。不久果然生下一男儿,于是立为太子。李园因此而得宠,贵为“国舅”。李园“恐春申君语泄而益骄”,并一心想取代春申君的位置,因此私下里豢养了大批刺客,准备随时杀掉春申君。17天之后,考烈王病重去世,李园抢先进入王宫,在棘门埋下刺客。待春申君前往王宫奔丧时,将其杀害,头颅被抛在棘门之外。并满门抄斩,其惨象目不忍睹。

  唐朝诗人杜牧在经过黄歇曾经生活过的黄歇口镇时,慨然赋诗一首:“烈士思酬国士恩,春申谁与快冤魂。三千宾客总珠履,欲使何人杀李园。”春申君不愧为杰出的政治家、外交家和军事家。他除了全力辅佐楚王精心治国之外,还在淮北十二县地和江东吴地兴修水利,疏通河道,抑制水患,深受百姓拥戴。人们为了纪念他,在其封邑苏州建有春申君墓;在安徽潢川县黄国故城建有春申君陵园;在安徽淮南市谢家集区也建有春申君陵园。另据《坑梓谱》记载,在湖北武昌江夏县建有黄歇墓。至于常德的春申君墓,不仅早已见于史志,而且诸多谱牒也有记载。

  黄氏《中湘四修族谱》则说得更为明确:黄歇的籍贯在常德,其父辈是楚国的属国黄国的贵族。黄歇后来任楚相,封地才扩大到江苏、安徽一带。这样看来,春申君在常德应该还有更多的后裔和遗迹。由此,笔者又想到了桃源县青林乡的黄楚城(即采菱城)。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考古部门先后在这个城址内发掘出战国墓100余座。明清时期的《桃源县志》明确记载:“古采菱城在县东15里,楚平王筑。”此城为什么叫黄楚城?是否与黄歇有关?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与考证。

  贾谊:“当此之时,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

  司马迁:“吾适楚,观春申君故城,宫室盛矣哉!初,春申君之说秦昭王,及出身遣楚太子归,何其智之明也!後制于李园,旄矣。语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春申君失朱英之谓邪?”

  司马贞:“黄歇辩智,权略秦、楚。太子获归,身作宰辅。珠炫赵客,邑开吴土。烈王寡胤,李园献女。无妄成灾,朱英徒语。”

  张继:“春申祠宇空山里,古柏阴阴石泉水。日暮江南无主人,弥令过客思公子。萧条寒景傍山村,寂寞谁知楚相尊。当时珠履三千客,赵使怀惭不敢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jianfengjt.com//zhengguidewangshangmaicaipiaoruanjian/20190515/590.html